阿傻啊阿傻-傻

姐夫和弟弟这对太好吃了,台词的暗示性太多


“好久不见呀,小姐姐。”
“十分荣幸,希望您能够享受本次飞行。”
“……机长,她、她又来了,拿着上次说的……遗书和结婚申请。”

✧٩(ˊωˋ*)و✧好的,我去把前三部再轮一边


被《调音师》吸粉,有腰窝诶……(嘶溜)


他没什么特殊的

计划开展得很慢。


很明显,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无法解决。


他们最重要、最完美、也是最挣钱的——上帝保佑他那双手——黑人钢琴师,唐的安全,就是这趟旅行中无法解决的难题。


唱片公司的经纪人和一众高层愁眉苦脸地坐在唐面前,期盼他接受那场中心公园的演奏邀约,把全国巡演这种毫无搞头还自找罪受的想法远远扔开。


意料之内,能被轻易说服的唐就不是那个矜持而冷静的钢琴师了。


以“自己找到合适的人选来完成巡演规划”为理由,唐送走了众人。


坐回高椅,阿迪森为唐盖上薄毯,楼下音乐厅的空旷仿佛给二层的房间多送了一股秋风,常年关节痛的唐一向无法忍受。


“联系纽约的雇佣公司,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唐一手支着额头慢慢揉着,一手放在膝盖上企图为膝关节增加些温度。


“好的,唐先生。”


他不过是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白人,在梦想之国的中心不停挣扎,每天考虑如何把下周的食物端上餐桌,如何把两个儿子教育成人,如何把下个月的房租交上而不至于流落街头就费尽全力的普通人。


但他是最合适的——所有推介公司几乎都这样推荐托尼,一个善于“处理所有人际事务”的中年白人。


唐相信,每周125美元会物有所值,这是他多年来被迫锻炼出的看人眼光告诉他的。


事实证明,推介公司和唐没错,他就是最正确的人选。


呛人的二手烟、到处乱擦的油渍、声音过大的广播、粗俗的用词、飞扬的尘土和无处不在的歧视。

唐本以为这些就是组成他两个月行程的所有了。


然而,出乎意料。


远远就被踩灭的烟头、头一次尝试的炸鸡、没听过的爵士、寄到远方的信、无数次的维护和准备好的施坦威。

一个浅薄又狡猾的半意大利人,给了唐一次最浪漫的旅程。


“早上好,博士。”托尼穿着有些发黄的背心和衬衫,套上系不上扣的西服套装,在反着光的蓝绿汽车旁等着唐,几乎每一天。


托尼不过是和再普通不过的人,唐时常这样提醒自己。


可要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该多好,唐看着后视镜里随着音乐轻轻晃头的托尼,又控制不住地想。


没有那些习以为常的歧视、理所当然的欺凌、司空见惯的拒绝和无比寻常的诧异眼神。


唐从未想过,事情会如此艰难。


哪怕他将这趟巡演构想得困难重重,但事实还是给了他响亮的一巴掌。


将圣诞节演奏送给橘鸟那家有些难吃的餐厅俱乐部,唐松了口气。


艰难的现实和充满希望的未来,托尼和唐的同胞使唐放开了心中约束着他的某些东西,某些推动他独自前进,又拉住他固步不前的胆怯孤独。


“世界上有太多孤独的人,害怕迈出第一步。”


唐站外阴影里,看着眼前门缝中透出的橘黄色暖光。

“你能帮我踏出这一步吗?就一次,托尼,再帮我最后一次,我就敢走出剩下的九十九步。”


门开了。


托尼站在门里,这个面色疲惫的中年人仿佛看到了奇迹。


唐在格外温暖的拥抱中低头微笑。


托尼一半在暖暖光一半在阴影里,那迈出房门的半步就是唐能得到的最大的奇迹。


God,如果此生天赋、出身、知识都是恩赐,请原谅他最后一点奢求——挚友。

哪怕永远无从说出口的感情,也不要收回这份陪伴,他会为此,对抗世上所有不公。


奇傻傻和杰黏黏

且行且歌:



“我喜欢。”






CP:奇杰


小短打!


摸鱼!


糖!


我不信了我就是要发甜到齁的糖!


所以吧,没啥剧情的(。






BGM:在一起-胡彦斌






小杰喜欢在高处。


这一点是奇犽观察出来的。但具体是怎样观察出来的,他没对任何人说过。


并不是因为小杰总是呆在树梢或者沙发顶上,也并非因为他对高空的风情有独钟。事实上,这一点是奇犽从一个稍微有点难以启齿的细节之中观察出来的——




小杰喜欢自高处吻他。




譬如此刻。




小杰坐在沙发顶上,两条腿晃悠晃悠悬在沙发背面,居高临下地捧着奇犽的脸。而奇犽坐在沙发上,就这么任他搂着自己的脖子,与他接吻。他们的姿势很奇特,换了别的人来大概能把腰给扭着,好在小杰天生反射神经强韧,全身上下最不缺的就是运动细胞,亲三十分钟也不必担心这家伙会从沙发顶上丢了平衡摔下来。


小杰的口腔软滑,齿关乖巧地张开,用舌尖去勾奇犽的舌尖。他的脚尖垂在沙发背面晃啊晃啊,奇犽能听见他的脚踝磕在绒布面上狡猾的窸窸窣窣的声响。


小杰的脚踝很漂亮。以前奇犽压根没注意过这种事,小杰体温很高,怕热,爱穿短裤,哪怕是这样奇犽都根本没注意过他有一对漂亮的脚踝。那个时候他们还是手拉手上厕所比谁滋得远的小伙伴,能头对头吃完一个奶油冰淇淋,晚上睡觉钻一个被窝手脚都缠在一块,早上起来发现对方的脚丫杵在自己脖颈旁边。后面两个现在当然也能,但是什么时候变味了他也记不大清楚了。也忘了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惦记起小杰的脚踝的,具体起因更是记不清楚。光记得画面了。


小杰大多数时候都是听话的孩子,具体体现在哪怕他爱穿短裤,到秋天的时候也会听从米特阿姨千里迢迢的叮嘱,把长裤穿起来。睡觉也换了长款的睡裤,和奇犽一块钻被窝去了。这些不重要。只是当奇犽早上睁开眼的时候,发现两个睡相不好的家伙不出意外又睡成了一锅杂烩,小杰一只脚丫凌空蹬在床头板上,另一只脚蜷在奇犽肚子上,整个人睡得四仰八叉,也不影响这一脚硬生生踹出了一击必杀的睥睨杀气。奇犽有点迷糊地睁着眼睛瞪着眼前这只脚,格纹的长睡裤洗得柔软发白,被蹭上了小腿,他脚丫踩在床板上,于是展露在奇犽眼前的就只有脚背末到踝骨的一截。踝骨的弧度很柔和,脚踝甚至有点细,奇犽有种自己一只手就能把这只脚踝握住的错觉。血管伏在脚背的皮肉里,自下而上在脚踝处温柔地盘了一下,那倔强的筋骨便顺着骨骼逆行而上,没进流畅的小腿肌肉里去了。


这画面有点怪。奇犽当自己还在做梦,咂摸了一下究竟是哪里怪,还没咂摸出个味道来,始作俑者一个翻身,把脚丫毫不忌讳地踩上了他的脸。


奇犽:“……”


他一把抓住那只脚,恶狠狠地把还在做美梦的小混蛋扯过来,伸手就去挠他痒痒。


他边和小杰打闹边有点控制不住地想:噢,原来真的可以一只手握住。




当然,后来奇犽对这双脚踝做了更过分的事,就不多加赘述了。




反正小杰自己也很喜欢他这么干。这一点被奇犽记在了观察日志里,在多少页忘了。对。奇犽有一本小杰的观察日志,不过不是纸质的,被他记在脑子里。所有他有关小杰的发现都会记在那上面,没事就自己翻翻。关于小杰的脚踝记在第一百二十一页。关于小杰喜欢高的地方记在第八十七页。


那双烙着红痕的脚踝轻快地磕着沙发背面,大概是脚踝的主人终于还是嫌弃这个姿势不够舒适,分开黏在一块的唇舌,脚踝踩着沙发顶,轻巧地一拧腰将自己转回正面,整个人飞快滑下沙发,就着手臂搭在奇犽脖子上的姿势把自己滑进奇犽怀里,又凑上来热热闹闹地吻他的嘴。


小杰很喜欢黏人。他其实是个有教养的孩子,与朋友的关系把握得也很到位,但他本质上仍然是个很黏人的家伙,有些像一条毛茸茸的小狗,没什么事就爱绕着人打转。与奇犽独处的时候,是能不分开就不分开的。偏偏奇犽嘴上嫌弃他,心里又很吃他这一套,小杰大概也看穿了这一点,越发有恃无恐,美滋滋地仗着奇犽的偏爱横行霸道,连奇犽做饭都恨不得变成围裙围在他腰上。


换做别人可能多少有些受不了这么黏人的男孩子,可奇犽不同。奇犽本就是小杰病晚期,小时候就拿他固执的同伴没法子,这些年越发有昏君潜质,在不危及小杰生命的小事上堪称百依百顺,更何况他心里对小杰黏他这件事本来就暗戳戳地乐见其成。反正小杰黏的是他,又不是别人。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地黏糊在一块,在没事的日子,早上起来从睁开眼睛开始,哪怕是头挨头蹭在一块,谁也不说话,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在对方脸颊额头上亲吻,也能在床上满打满算腻上整一个小时。


谈恋爱的人都失了智,这话很真实。


奇犽的手指搭在小杰后颈,慢吞吞地摩挲着他的脖颈和发梢,小杰很喜欢这样的抚摸,奇犽有时候越发会觉得自己是在安抚一条毛茸茸的小狗。小狗伸出舌头热烈地舔他,伸出舌尖勾住他的舌尖,柔软湿润,充满热情,光是从这样的吻里就能感觉到他饱满的情绪。


小杰的吻和他本人一样,从不退缩,哪怕不得要领也能凭着直觉横冲直闯,这家伙似乎在这种事上也诡异地充满不服输的干劲,把“勇往直前”四个字放在这儿用来形容他过分贴切得几乎让人哭笑不得。奇犽则不同。他总是很谨慎的,大体上他是一个惯于掌控节奏的角色。可惜交友不慎,碰上一个总是让他打破原则、打乱节奏的家伙。


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他抚摸着小杰的脖颈,顺着抚摸他的脊椎。T恤下温热的肉体饱含青春气息,脉搏一下一下滚过年轻的血管,在奇犽的指尖跳动。绷紧的肌肉线条流畅无比,像是钢笔一笔干脆利落横过,半点多余的墨点也无。小杰大抵是被他摸得有些痒,笑着松开唇齿,在他身上扭来扭去躲避他的手。奇犽玩心大起,专心开始挠起他的痒痒肉,小杰的痒痒肉长得格外清奇,垂直地沿着脊椎长下来,就和他本人一样耿直得无可救药。小杰笑得差点厥过去,挣扎着还击,打闹间一个不留神,两个人双双从沙发上滚了下去,头上脚下地倒立在柔软的地毯上,面面相觑。


桌上摆着的金鱼缸被他俩堪称拆房子的动静震了震,几尾焦阳色的金鱼慌乱地游来游去,七秒以后,又开始在两个人类的笑声中优哉游哉地咬水草了。


奇犽觉得无奈。他自从和小杰确定关系以来似乎就总是在傻笑,吃饭的时候笑,接吻的时候笑,一个人的时候偷偷笑,两个人对视的时候也笑,连做梦都能笑醒。他觉得这样怪蠢的,干脆改名叫奇傻傻算了,反正他有时候照镜子,看着镜中那张满面桃花、再找不回从前当杀手时半点冷冽的脸,就觉得这家伙确实是每个毛孔里都冒着傻味儿。从前刺骨的杀气全改头换面成了傻气,在他那张年年被评为猎人协会第一美颜的帅脸上横七竖八张牙舞爪地写了三个大字:


恋爱中。


恋爱着实使人变傻。


但奇犽不服,只有他一个人变傻算怎么回事。好在小杰不遑多让,身体力行地昭示着他同样被爱情影响得找不着北,整个人恨不得化作一团刚出锅的粘糕,肆无忌惮地发扬着爱黏人的本性。自十二岁起就敢一个人离岛闯荡的独立果断也不知是被他吃进了肚还是煮成了鲸鱼饲料,反正就和奇犽那被二级削弱的智商一样,丢到了爪哇国,自此改名叫做杰黏黏,并以此为乐,成日撒娇,丝毫不顾忌自己是不是已经out of character到了极点。


奇犽慢吞吞摸着小杰在他脖颈旁边蹭着的脑袋,眯眼去看他近在咫尺的耳廓。这家伙的耳朵上有细细的白绒毛,在耳垂和耳廓上乖巧地生了小小一圈,看着莫名让人有一种很好吃的感觉。奇犽心随意动地张开嘴,用虎牙叼住那只耳朵细细咬了一道,小杰用高挺的鼻尖蹭着他的颈窝,唉声叹气道:“你怎么又咬它呀?都快被你咬下来了。”


奇犽含含糊糊地叼着他的耳朵:“你不喜欢吗?”


小杰继续唉声叹气:“不喜欢。”


骗人呢。


奇犽心想。


他又开始克制不住自己的傻笑了。他抿住嘴,努力抿住自己今天第一百三十八次的傻笑,心想:我都记着呢。


奇傻傻有一个小本本。上面记着有关杰黏黏的一切东西。小杰喜欢高。小杰喜欢奇犽亲吻他的脚踝。小杰喜欢动物。小杰意外爱吃辣的东西。小杰喜欢黏着奇犽。小杰喜欢奇犽的锁骨。


还有——


奇犽爱怜地看着眼前黑色的毛茸茸的发顶,得意洋洋地心想:


你喜欢我。










END.








时隔多日的发糖第二篇……我真的不知道在写啥otz


有ooc大概,不过无所谓了。


我cp就是每天都在度蜜月。



有的时候,我甚至会憎恨我自己,就像我憎恨全世界一样


妈的,圣母婊真的是令人恶心


穷人想约稿稿

一生气就养乌龟:

最近在快乐约稿☀️

想攒钱去看八爷的演唱会!!

平均20-30r不太复杂的

(戳自己的大糙手 深情上目线)

仅限粉丝 不考虑下吗!



伊儿_EL:

踩点发送!相叶先生36岁生日快乐!!


【微博转发送名古屋场限一个】


整理了这次去名古屋看控的超短途旅行,大约是全网最啰嗦的不入流游玩攻略(… 由于没怎么见到名古屋的攻略,所以略微话唠了一点x(?


主要行程为:名古屋+京都岚山


在名古屋和京都停留时间为4天;一头一尾是飞机来回,实际游玩时间为2天。一共吃了6个同款_(:з」∠)_

下面是图片内容简介,觉得太长不想看的话可以直接跳到需要的一页x


P1: 行前准备(机票/民宿)【广州-香港-名古屋】

P2:由名古屋中部机场至市中心交通

P3:名古屋-京都-岚山交通+岚山小火车

P4:岚山观光(竹林+野宫神社)

P5:岚山【小大同款】汤豆腐+京都站手信购买

P6:名古屋【拔哥同款】羊角包+巨蛋周边购买+【润润同款】Red Rock牛肉盖饭

P7:【翔哥代言】味之素煎饺+名古屋Jshop+【润润推荐】披萨店

P8:【交岚同款】鲷鱼烧+看控

P9:181215名古屋场repo




祝大家新一年也能开开心心见生人!

再次祝相叶先生生日快乐!!


微博抽奖在这里